2017斗地主比赛

    单机腾讯斗地主下载电脑版下载:象棋盲棋解析

    盲棋的施展来源于人类的什么能力?人们在观看了诸多有关盲棋的报道后,仍然发现并没有太多讯息予以解释。简单的定义为记忆力和棋力,似乎犹有未尽,也没有具体分析不同棋种间盲棋表现出巨大差异的原因。

    目前关于三大棋种的盲棋世界纪录分别是:围棋5盘、象棋26盘、国际象棋48盘。

    毫无疑问,象棋和国际象棋的盲棋是有共通之处的。但为何盲棋达成数量的差距如此之大,仅仅以象棋比国际象棋复杂是无法解释的。有很多持有国际象棋更复杂的观念的初学者更无法在逻辑上自洽,为什么国际象棋的盲棋创造的纪录竟然比象棋整整多了二十余盘?!原来,大众所理解的国际象棋盲棋并不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盲棋,中国传统意义上的象棋盲棋,是非常严苛且有相对固定标准的,国际象棋的盲棋形式,并不依照我们象棋的口述形式,更多时候真是象盲人下棋——用手触碰摸棋子来对弈(也有用笔作记录边下边写的)。

    一.党斐1对25盲棋

    因此年当党斐大师冲击象棋盲棋世界纪录的时候,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工作人员才会表现的与中方诸多棋手的认知大相径庭。在参照国际象棋盲棋模式的工作人员眼里,中方纪录冲击者以口述报棋的方式,竟然不被其认可,反被视为违规。我们大多数棋友棋迷看到这里必定会心一笑,真是一个冷幽默。因此一旦在盲棋形式上统一标准,那么才具备两大棋种盲战的可比性,或许因此对局数量差距就会大大缩小。

    挖掘国粹的艺术特点,建立理论模型

    二.蒋川1对26盲棋结果

    再来看看围棋的盲棋对局数是鲍云所创造的5盘。忽略围棋局中出现吃子、打劫等因素,我们只能大概的衡量围棋一盘棋所需的着数。如果将5盘棋的着数总量相加,假设满算围棋一盘棋需360步(事实上一盘盲棋对局的着数不会达到这个数值),那么5盘的总着数为1800着。虽然鲍云坦言“还没有达到极限”。但是暂时以现有数据来比较,假定由蒋川特级大师年创造的26盘象棋盲棋纪录中平均每盘着数为50回合(100手棋)(实际上如果每盘走到将死对手会大大超过这个着数,当时吉尼斯方面提出的要求是“所有挑战者的对手不可以随意放弃,务必完成每局比赛。”),总计2600手棋。从机械记忆的绝对值上来说已经超过围棋鲍云纪录的1800手。记忆数量的对比无法说明围棋盲棋为何具有如此难度的,而且由于围棋职业棋手对盲棋的罕有涉猎,也间接证实了绝对棋力并不是盲棋的首要条途游赢话费斗地主下载安装件。有的棋友可能会提出问题,或许围棋选手在盲棋的过程中考虑的内容更多。岂不说同样的人下不同的棋种就会计算的更多本身是一个伪命题(德国科学家研究国际象棋发现,爱好者并不比大师更少许多计算,只不过爱好者的计算总是比大师准确性差很多),而且这个个推断也没有必然逻辑说明你局中的思考会导致记忆能力就必然退让。是否能将盲棋对局完成取决于对局面的记忆。局面记忆不清楚,根本不可能将棋局继续进行下去。反之,只要能清楚记忆实时局面,则无论多少盘棋都可以续弈下去。此处的逻辑给我们提示,围棋盲棋的难以实现,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对于棋局状况记忆的困难。看到这里,或许部分棋友对盲棋会产生一些误解,认定盲棋是非常依赖机械记忆的。笔者可以确定,机械记忆虽然重要,但在象棋的盲棋中却仍不是最重要的。下象棋的人们,先不论国手,即使是普通棋迷也有可能可以完成一两盘盲棋。笔者可以同时完成三盘盲棋,自我感觉假如稍加练习,四五盘盲棋应该有能力实现,然而相反的是,笔者日常生活中经常会记忆丢失,忘记很多东西。机械记忆非常糟糕的笔者,纯粹靠盘面分割及逻辑记忆支撑起盲棋的施展。笔者棋力较下载单机斗地主初级版高的学生也在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实现了盲棋对弈(遵照的也是完全口述的对局方法,这也是跟国际象棋的可以观看双方棋盘、空白棋子的盲棋比赛及作笔记的盲棋训练完全不同的)。

    象棋,广泛的平民运动,普通爱好者是象棋的基石

    1、做一个爱好者

    2、做一个棋手

    3、做一个遵守规则、尊重自己爱好的人

    三.分割区域、模拟成像

    需要认定的是,不管任何棋种的盲棋,如果按照象棋的标准来执行,首先要进行棋盘在大脑当中的成像。对于棋盘纵横路数不熟悉的新手,脑中无法呈现出一个准确的棋盘,当然也就迈不进第一个门槛。也就是说,抽象构图是盲棋需要的第一个能力。但是由于围棋和象棋的区域大小不一样,而且围棋的棋盘特征远不如象棋那样错落有致,导致棋盘的记忆更加困难。在棋局进行的过程中,围棋的棋子越来越多,即时盘面的机械记忆量越来越大,导致盲棋棋手大脑的内存占用率太高从而“死机”。象棋的盲棋之所以比围棋更顺利实现,首先是因为象棋棋盘的区域特征比围棋棋盘明显的多。而在象棋棋局当中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有非常具体且有明确的目的性,逻辑更加浓缩,精确度远比围棋更高,从而形成的逻辑记忆能够丰富并主导盲战的能力,反过来则可以认定减少了象棋盲棋中对机械记忆的依赖。德国的科学家研究国际象棋大师的象棋思维发现,盲棋高手具备将棋盘进行区域划分并记忆的能力。

    正如柯南道尔在《福尔摩斯探案集》借福尔摩斯的口里说道:“人的脑子本来像一间空空的小阁楼,应该有选择地把一些家具装进去。只有傻瓜才会把他碰到的各种各样的破烂杂碎一古脑儿装进去。这样一来,那些对他有用的知识反而被挤了出来;或者,最多不过是和许多其他的东西掺杂在一起。因此,在取用的时候也就感到困难了。”有经验的象棋盲棋高手能体会到自己盲棋的思考过程,在盲棋的实施过程中,当记忆区域需要回忆的时候,大脑能够整理并呈现出局部的子力状况,相对于局部的放大,这时候对局者却能将全局进行模糊化,绝不会在不足够需要的时候去进行胡乱提取。围棋不仅缺乏象棋这些记忆特点,而且雷同的纵横路数还容易引起棋手的视觉和审局疲劳,棋子固定,对局面的记忆更依赖机械记忆,难度自然增加太多。本质上,即便是鲍云,也是在脑袋里模拟出围棋棋盘进行对弈。或许有所诀窍,也跟区域划分是相接近的,至于是以星位、以边线、以天元为区域标记,如何划分适合自己记忆的成像部件,则是看个人所喜好了。当然机械记忆的使用,就必须靠硬功夫了。

    基于以上推论及笔者的盲棋经验,本文认为,与其依靠选手的记忆力,还不如说象棋的盲棋首先需要的是一个人的几何能力。即使是记忆力,也是有机械记忆和逻辑记忆的区分的。在象棋中,其次需要的便是逻辑记忆,逻辑记忆永远比机械记忆更重要。最后才是机械记忆,在对局数量较小的盲战之中,机械记忆甚至可以退让到不必出山主导战局。这可以给那些观看综艺节目对诸多记忆挑战感觉惊奇的观众一个经验——那些看上去匪夷所思的记忆方法,其实都是表演者以观众所不知道的模拟成像或是特征记忆这样多重能力及技巧来完成的,如果单纯以机械记忆的观点来看这些表演,肯定是无法理解的。